• 作者:王肖磊
  • 积分:10055
  • 等级:专家教授
  • 2016/3/19 18:56:37
  • 楼主(阅:44606/回:0)陪陕西省黄龙县七旬农妇贺占芳进京上访记

        2016年3月2日,北京两会期间,陕西省黄龙县一七旬老人突然来西安找到我们,说想去北京上访。

        她就是曾在陕西法帮网发帖《都猴年了,我们的远程视频接访还要拖到马月?》的贺占芳。见她孤身一人要去北京,考虑到她年龄大、身体不好,加之又是文盲,为保证她安全上访、不出意外,陕西法帮网决定派我陪同。于是,匆匆上网,锁定车次,迅速订好两张火车票,就一起出发了。

        途中,闻听黄龙县当地有关部门一直在查找贺占芳的行踪,却不知我们已经到北京了。

        3月3日,是个星期四,上午九时许,我们来到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处。拿着身份证和判决书,我们开始接受法警的安检。安检十分严格,随身携带的饮料、食品都不许进去,我们只好把它们统统扔进了垃圾堆——好心疼啊,早知道,先吃了喝了就不浪费了。

        进入接访大厅,就开始登记。登记是按地区进行的,程序很简单,工作人员不问什么案子,也不看上访材料,直接把身份信息一登记,就通知人等着,有人会来找你。
        几分钟后,出来一小伙,叫我们跟他一起走,说要带我们去找法官。我们发现他径直要把我们带出最高院大门,就问他要把我们带到哪里?他说,现在最高院不直接处理问题,要带我们去陕西省高院驻京接访组。就这样,我们被带到最高院斜对面的一个宾馆里。

        宾馆外门庭若市,宾馆里水泄不通,不来不知道,一来才发现,访友还不少啊!

        我们就这样被交给了陕西省高院的接访人员。陕西省高院的办公地点有四五个人,一个叫杨旭(音)的给我们做笔录。

        看了陕西三级法院的裁判文书后,杨旭带着质问的口气问:难道三级法院都能审错?我们立刻反驳:为啥不会呢?如果不会,我们跑北京来干啥?最高院又为啥会同意我们远程视频接访呢?杨旭冷笑不语。我们感到一阵心寒——能指望这样的接待人员处理什么上访?

        杨旭看到陕西法帮网《都猴年了,我们的远程视频接访还要拖到马月?》帖子后,态度稍稍有所变化,问:你们就是要解决这个帖子反映的问题是吧?我们回答:是!杨旭说:你这个问题还得黄龙处理,省高院解决不了,我给你联系黄龙的人吧。随后,杨旭就开始打电话。

        过了一小时左右,两个中年男子进来,说他们是黄龙县信访局的,和杨旭低声说了几句,办理了书面的交接手续后,就把我们“接”走了。

        时近中午,我们被“接”到了北京友谊医院附近一个胡同里的小旅馆,从此开始了被他们一天二十四小时全陪的经历。且说他们看了帖子后,态度十分明确:这个问题属于法院的,不归信访局管,遂开始联系黄龙法院。

        3月4日早上,我们见到了黄龙法院和黄龙县有关部门的接访人员。他们看了陕西法帮网的帖子后,干脆利落地表示:回去就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然后,就是陪同我们逛街散心购物。到下午二点四十八分,我们一起告别了北京,开始回陕。

        到西安后,贺占芳被连夜接回黄龙,回去后又是一番好生安慰,承诺尽快解决问题。

        但将近半个月过去,陕西法帮网所发帖子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解决——黄龙法院说问题卡在延安中院呢,延安中院不朝省高院报,他们也没有办法。

        我疑惑不解:这就是陕西省三级法院贯彻党中央“依法治国”战略部署的实际行动?这就是陕西省三级法院“三严三实”教育的成果?你们好意思让老百姓反映的问题继续得不到解决?你们要继续逼老百姓再到北京去上访啊?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