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贺占芳
  • 积分:17
  • 等级:学前班
  • 2016/2/17 0:36:31
  • 楼主(阅:27286/回:0)都猴年了,我们的远程视频接访还要拖到马月?

       我叫贺占芳,已年过七旬,住陕西省黄龙县三岔乡李家庄行政村七家贤村民小组。我老伴陈云朝,今年76岁。

       2007年,因为不服本县鲁家塬村村委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随意解除我老伴与他们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的行为,我老伴和我们家走上了依法维权的道路。

       但叫我们失望的是,对这样一起明显涉及农民切身利益、关乎农村稳定的土地承包纠纷案,黄龙法院、延安中院和陕西省高院却均不按《土地承包法》审理,而且无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判决解除了我老伴与该村村委会的土地承包合同。

       我老伴不服陕西省三级法院的判决,向最高院递交了再审申请。

       2014年8月19日,我们家得到消息,最高院同意受理我老伴的再审申请,要我老伴提交视频提审申请。最高院称,将很快做出安排,通过视频审理我老伴的再审申请。

       2014年8月26日,我老伴将写好的《视频提审申请》连同相关材料一并提交给了黄龙法院立案庭,随后便安心等待最高院的远程视频接访。

       谁知,这一等就是将近两年,到现在我们也等不来最高院的远程视频接访通知。

       我便去找黄龙法院,黄龙法院叫我去找延安中院,说他们早就将所有材料上传给延安中院了。我就去找延安中院,延安中院却拒不接待我。我又折返身去找黄龙法院,黄龙法院又改口说已经传给省高院了。我便去找省高院,省高院却说没有黄龙法院上传的信息。无奈,我就又去找黄龙法院……

       将近两年的时间,我就是这样从黄龙县的大山里走到省里市里县里,被折腾了无数次却见不到一点儿结果。

       本来,最高院自2014年4月16日开始设置远程视频接访的初衷是“进一步拓宽信访渠道,方便人民群众申诉信访,减轻人民群众负担,降低涉诉信访社会成本”,所以《最高人民法院远程视频接访规则》第三条第一款就明确规定:“申诉信访人员不服中级人民法院或基层人民法院的生效裁判,经高级人民法院复查驳回,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接谈范围的案件,人民法院可以办理远程视频预约。”

       最高院同意将我纳入远程视频接访,足以证明我的再审申请“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接谈范围的案件”。

       对远程视频接访,《最高人民法院远程视频接访规则》第四条“远程视频接访一端为最高人民法院视频接访室。对端地点为申诉信访案件一审人民法院的视频接访室或申诉信访人员住所地的基层人民法院视频接访室”和第五条“最高人民法院提供远程视频预约系统、负责远程视频接访工作。远程视频预约申请的审核、办理、通知、维持接访秩序等工作由接受预约申请的对端人民法院负责”规定得很明确,黄龙法院是第一责任人,必须负责安排好。至于延安中院和省高院,当得知我反映的上述问题后,有义务督促黄龙法院依法依规处理好,再不能让我这个年过七旬的老太太瞎碰胡跑了。

       而现在,黄龙法院在延安中院和陕西省高院的纵容支持下,故意糊弄我这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叫我终日奔波在讨说法的路上,心力交瘁不说,还叫我们加大了涉法涉诉信访的成本和负担。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对“违背社会主义法治原则,损害人民群众利益,妨碍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问题,“必须下大气力加以解决”;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希望陕西省的三级法院认真学习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切实做到“三严三实”,再不要糊弄老百姓、糊弄党中央、糊弄最高院了。

       真心希望我的这个帖子被周强大法官和习近平总书记看到,抓抓陕西省三级法院的这个典型,要他们真正将法律法规、组织纪律和政治规矩落到实处!

    下图显示,黄龙法院预约安排最高院远程视频接访的时间是2014年11月11日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