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孙恩孝
  • 积分:25
  • 等级:学前班
  • 2019/6/8 21:29:36
  • 楼主(阅:8541/回:0)十问西安莲湖公检法:你们就这样扫黑除恶吗?

      我叫孙恩孝,是陕西瑞博置业有限公司监事。

      我于一年多以前的2018年5月17日,在陕西法帮网法治论坛的民情民意栏目发了一个网帖《请问西安莲湖公检法:你们就这样扫黑除恶吗?》,向各位网友披露西安市莲湖区的公检法合伙做了下边这件刑事案:

      他们对以刘某成为首、陕西省渭南市华阴籍众多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地下出警队,长期盘踞西安对我公司屡屡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故意毁坏财物等涉黑涉恶的罪行,不查不办,却“选择性执法”,只对其中一个小喽啰郑某按一人一罪一案处理,以速裁程序、独任审判,判处其“寻衅滋事罪”有期徒刑7个月、退赔4342元了事。

      各位可以浏览一下我在陕西法帮网发的上述网帖,就知道西安市莲湖区公检法是如何密切合作,用小喽啰郑某顶缸,让刘某成和众多黑恶势力成员成功逃避法律制裁的(网帖网址http://www.sxfabang.com/bbs/show.asp?id=151)。

      2018年5月17日,我的网帖在陕西法帮网发出后,西安市莲湖区有关部门约我谈话,说让我们放心,网帖反映的问题很重要,他们将认真处理。

      结果呢?到了2018年10月的某一天,我们突然发现,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检察院按“故意毁坏财物罪”对刘某成起诉了。但,如同对待郑某案一样,刘某成虽然承认“多人”作案,检察院还是只起诉了刘某成一人一罪一案,“寻衅滋事罪”无影无踪,涉案案值则由4342元增加到了22255元。

      我们马上向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提出,检察院的这份起诉书明显在包庇刘某成和刘某成团伙涉黑涉恶的罪行,作为受害人,我们提出强烈抗议。

      法院听我们一说,将检察院的起诉书退回去了;随即,检察院又将案卷退到公安局;然后……就没有了“然后”,一直到现在,又是8个多月过去,刘某成和刘某成团伙的涉黑涉恶案没有任何进展,看来西安市莲湖区公检法是铁了心想等这股扫黑除恶风头过去再办案了!

      于是,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出十个问题,要西安市莲湖区公检法回答:

      一、郑某和刘某成是一个团伙的还不是一个团伙的?

      如果郑某和刘某成是一个团伙的,为什么要分别起诉,说一个是“寻衅滋事”,另一个是“故意毁坏财物”?一个团伙的犯罪能让其成员分担不同的罪名吗?

      如果郑某和刘某成不是一个团伙的,他们就那么巧,能在同一天同一个时辰同一地点出现,并且同时下手对我们实施打砸又同时乘车离开?

      按照西安市莲湖区公检法的认定,郑某打砸造成我们公司损失4342元,刘某成打砸造成我们公司损失22255元,请问:这两个人的涉案案值是按照什么事实、采用什么方法、依据什么标准分得如此清楚的?

      二、刘某成涉黑涉恶团伙到底存在不存在?

      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2018)陕0104刑初11号刑事判决书认定郑某是首犯,纠集杨某等6人(杨某已判刑,另5人身份信息不详)“寻衅滋事”;该区检察院则认定刘某成是首犯,伙同多人“故意毁坏财物”。

      “纠集”也罢,“伙同”也罢,郑某是首犯也罢,刘某成是首犯也罢,均足以证明罪犯并非只有这两个人。那么,问题来了:与郑某、刘某成一起实施犯罪的那些人就那么难查?一年多了也查不清楚?西安市莲湖区公检法是不是想用郑某、刘某成的一人一罪一案来掩盖这个涉黑涉恶团伙的诸多犯罪、将团伙犯罪淡化为个人犯罪呢?

      三、当年为什么对郑某适用速裁程序,从轻判刑?其有没有漏罪需要追诉?

      各位网友都可以看出来,郑某坚不吐实、拒不交代,且涉案案值巨大,根本就不能适用速裁程序从轻发落。而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检察院却与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一起对其“关怀备至”,施以“人文情怀”从轻发落。我们要问,如此做的事实依据是什么?法律依据又是什么?

      现在,该案又挖出了“故意毁坏财物”罪,请问西安市莲湖区公检法,郑某有没有漏罪要追诉?

      四、我们公司遭打砸的次数为什么起诉时少了3次?评估的案值少了6万多元?

      我公司先后4次被刘某成团伙打砸,被损毁的财物价值10万元左右。然而,曾经被西安市莲湖区公安机关委托有鉴定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评估的86000多元财产损失,却被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里按22255元指控。

      为什么4次打砸只认定了一次?为什么86000多元的财产损失变成了22255元?我们问遍了办案人员,没有一个人能回答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为什么?

      五、我们的报案材料涉及刘某成团伙的多项罪名,且都是重罪,为什么不侦不办不查不诉?

      案发后,我们向西安市莲湖区公安机关的报案,涉及到刘某成团伙涉嫌的强迫交易罪、敲诈勒索罪、抢劫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等多项重罪,每一项罪行都有相应的证据和证人证言佐证。但,直到现在,我们却等不来对这些罪行的追诉。这是为什么?难道我们诬告陷害刘某成团伙了?

      六、刘某成团伙的人数为什么成了谜?

      据我们现场所见,刘某成团伙作案的人数在四五十人,但(2018)陕0104刑初11号刑事判决书只认定了7人。而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则连人数提也不提,只说“多人”。到底刘某成团伙有多少人?难道一年多了还查不清楚吗?

      七、刘某成团伙的作案工具及资金账户为什么不提取、不封存、不冻结、不收缴?

      众所周知,涉黑涉恶团伙的作案工具往往有汽车、凶器等,其作恶的底气仰赖于雄厚的资金。所以,扫黑除恶,必须先收缴其作案工具,其次要冻结相关账户。但截至目前,刘某成团伙的作案工具及资金账户一直处于失控状态,无人提取、封存、冻结和收缴。

      请回答,这是为什么?

      八、我们向办案人员提供的证据为什么会丢失?

      据悉,我们向办案人员提供的部分证据莫名丢失。尤其要特别指出的是:我公司直接见证刘某成涉案罪行的受害员工证言和部分监控视频竟然不见了?被刘某成团伙破坏的存储硬盘本可以恢复数据,但至今也没有恢复,为什么?

      九、刘某成团伙到底有没有保护伞?

      我们多次向办案单位举报,本案查不下去、办不下去的原因就是因为刘某成头上有“伞”,我们的举报有名有姓有事实。

      但是,一年多了,中央扫黑除恶的战略部署在西安市莲湖区得不到落实,我们的报案基本上无人管。

      请问,这是为什么?

      十、为什么有前科的刘某成,涉黑涉恶后无人敢查?

      据我们所知,刘某成是惯犯,有前科,已经以其为首形成了人数固定、成员众多的涉黑涉恶团伙。在本次扫黑除恶中,刘某成本该是重点人,却迟迟得不到处理,不是我们坚持举报,就无人办案。请问,这是为什么?谁是他的保护伞?

      中央三令五申,扫黑除恶要打掉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不然做不到除恶务尽。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强调,有些地方涉黑涉恶案件查不深、打不透,是因为有“保护伞”罩着,难以连根拔起,要敢于刀口向内、敢于刮骨疗伤,完善落实“打伞”工作机制,务必斩草除根、除恶务尽。

      陈一新说,要完善落实责任倒查机制。加大对地方党委、政府主体责任和有关部门监督管理责任的倒查力度,对不敢动真碰硬,不担当不作为,甚至压案不办,充当“软保护”的领导干部,会同组织、纪检监委依纪依法严肃处理,真正问责到位,确保“扫黑”与“打伞”同步进行,坚决清除政法队伍中的害群之马。

      我希望有关部门督促西安市莲湖区公检法“刀口向内”、“刮骨疗伤”,早日办结刘某成团伙的涉黑涉恶案。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