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王巧燕
  • 积分:12
  • 等级:学前班
  • 2018/8/26 22:33:29
  • 楼主(阅:23262/回:0)陕西延安中院会变脸:村民待遇诉讼先裁定应该管,又裁定不该管

                                                 民事再审申请

      申请人  (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王巧燕,女,汉族,19**年*月**日出生,延安市宝塔区***********小组人,公民身份号码61060219*********9,联系电话134*******4。

      被申请人 (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延安市宝塔区桥沟办事处东胜村民委员会一里坡小组,住延安市宝塔区桥沟办事处东胜村,联系电话137*******2;

      法定代表人  张宏,系该小组组长。

      再审请求事项

      依法撤销(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改判支持申请人的全部诉讼请求。

      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诉被申请人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案,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和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分别做出了(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

      申请人对(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均不服,认为其均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第(三)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第(六)项“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所规定之情形,故特向贵院提出再审申请。

      一、(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无视最高人民法院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相关规定,无视生效法律文书的既判力,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申请人的诉讼请求主要有:依法确认申请人为被申请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确认申请人具有与被申请人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样的权利,并享受同等待遇;依法判令被申请人向申请人给付应该按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分配而未分配的征地补偿款等共计263000元;依法判令被申请人承担本案诉讼费。

      可以看出,申请人的诉讼请求完全合情合理合法,不但应该受到法律保护,也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相关规定的支持〔为方便各位法官检索,特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法释[2005]6号)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案件讨论会纪要》全文附后〕,同时也有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的既判力约束(同样,为方便各位法官检索,特将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诉孙改平村民待遇纠纷案民事判决书全文附后)。

      但是,(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不顾本案生效法律文书的既判力,以已经被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6民终1654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2017)陕0602民初1702号民事裁定书相同的“本院认为”及法律依据,继续坚持已被撤销的(2017)陕0602民初1702号民事裁定书的意见,认为申请人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直接对抗(2017)陕06民终1654号民事裁定书。

      (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亦同样对抗(2017)陕06民终1654号民事裁定书,竟然也认为申请人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

      更可笑的是,做出(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的合议庭成员有审判员王欣,做出(2017)陕06民终1654号民事裁定书的合议庭成员也有审判员王欣。

      申请人在这里想弱弱地问审判员王欣一句,你的“本院认为”在(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里是真话?还是在(2017)陕06民终1654号民事裁定书里是真话?你这不是典型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吗?

      二、(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逻辑混乱,认定基本事实错误,认定事实不清。

      1、(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均将村民委员会等同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没有法律依据,何况本案当事人并非村民委员会。

      2、(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属于自治组织,却闭口不谈其应该在宪法和法律法规的框架下处理事务,片面理解“自治”涵义。

      3、(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认为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制定的乡规民约可以具有不接受我国现行宪法和法律法规规范的特权,不但没有法律依据,在事实上也行不通:难道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通过决议,决定剥夺某村民生命或决定从事贩毒、爆炸等违法犯罪活动,也具有正当性、法律无法管吗?

      4、被申请人提交的证据根本无法证明其已经履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法定程序,故其随意剥夺申请人人身权、财产权的行为没有得到村民授权。更何况被申请人提交的2014年3月6日会议记录复印件显示,该次会议并非村民大会,也并非两委会或村民代表大会,却竟然决定了本集体经济组织“未来20年分配方案”,其荒谬荒诞荒唐的程度令人无法用言语形容,也足证其根本不能成为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

      人所共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是一部程序性规范,它严格规定了实施村民自治,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时应遵循的程序。假设被申请人根据该法第二十八条“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应当有本村民小组十八周岁以上的村民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本村民小组三分之二以上的户的代表参加,所作决定应当经到会人员的过半数同意。……属于村民小组的集体所有的土地、企业和其他财产的经营管理以及公益事项的办理,由村民小组会议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讨论决定,所作决定及实施情况应当及时向本村民小组的村民公布”之规定,完整地履行了上述法条规定的程序,所做的决定也不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对抗,即无权随意剥夺、限制、停止、开除、终止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待遇。

      这样一个普通老百姓都知道的常识,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的法官竟不知道?!糊弄谁呢?

      三、(2018)陕0602民初826号民事裁定书和(2018)陕06民终1169号民事裁定书审理的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案,却刻意回避最高人民法院就此类案件的三令五申,无视十八大、十九大以来要求的“三严三实”、“两学一做”等,属于典型的违反组织纪律和政治纪律的顶风作案

      申请人认为,对此案适用法律,首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五十五条“违反本法规定,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的,或者因结婚男方到女方住所落户,侵害男方和子女享有与所在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平等权益的,由乡镇人民政府依法调解;受害人也可以依法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和第五十六条“违反本法规定,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其他法律、法规规定行政处罚的,从其规定;造成财产损失或者其他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其次,是《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人民法院对农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分配纠纷是否受理问题的答复》(法研[2001]51号)。其全文如下:“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你院粤高法[2000]25号《关于对农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分配的争议纠纷,人民法院是否受理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与其成员之间因收益分配产生的纠纷,属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纠纷。当事人就该纠纷起诉到人民法院,只要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另外,还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村民因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问题与村民委员会发生纠纷人民法院应否受理问题的答复》(法研[2001]116号)。其全文如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你院陕高法[2001]234号《关于村民因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问题与村民委员会发生纠纷人民法院应否受理的请示》收悉。经研究,我们认为,此类问题可以参照我室给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法研[2001]51号《关于人民法院对农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分配纠纷是否受理问题的答复》办理。”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尊重宪法法律权威,都必须在宪法法律范围内活动,都必须依照宪法法律行使权力或权利、履行职责或义务,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

      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认为被申请人可以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也认为自己可以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

      这是一个问题。

      综上,为维护宪法法律权威、维护申请人合法权益,申请人不得不向贵院提起再审申请,再审请求事项如上。

      此致

                                                                                             2018年8月26日


    附件一: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法释[2005]6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已于2005年3月2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46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05年9月1日起施行。

                                                                                 二〇〇五年七月二十九日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等法律的规定,结合民事审判实践,对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一、受理与诉讼主体

      第一条  下列涉及农村土地承包民事纠纷,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一)承包合同纠纷;

      (二)承包经营权侵权纠纷;

      (三)承包经营权流转纠纷;

      (四)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

      (五)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

      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未实际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告知其向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申请解决。

      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就用于分配的土地补偿费数额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二条  当事人自愿达成书面仲裁协议的,受诉人民法院应当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5条至第148条的规定处理。

      当事人未达成书面仲裁协议,一方当事人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另一方当事人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并书面通知仲裁机构。但另一方当事人接受仲裁管辖后又起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当事人对仲裁裁决不服并在收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第三条  承包合同纠纷,以发包方和承包方为当事人。

      前款所称承包方是指以家庭承包方式承包本集体经济组织农村土地的农户,以及以其他方式承包农村土地的单位或者个人。

      第四条  农户成员为多人的,由其代表人进行诉讼。

      农户代表人按照下列情形确定:

      (一)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等证书上记载的人;

      (二)未依法登记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等证书的,为在承包合同上签字的人;

      (三)前两项规定的人死亡、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或者因其他原因无法进行诉讼的,为农户成员推选的人。

      二、家庭承包纠纷案件的处理

      第五条  承包合同中有关收回、调整承包地的约定违反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五条规定的,应当认定该约定无效。

      第六条  因发包方违法收回、调整承包地,或者因发包方收回承包方弃耕、撂荒的承包地产生的纠纷,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发包方未将承包地另行发包,承包方请求返还承包地的,应予支持;

      (二)发包方已将承包地另行发包给第三人,承包方以发包方和第三人为共同被告,请求确认其所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效、返还承包地并赔偿损失的,应予支持。但属于承包方弃耕、撂荒情形的,对其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前款第(二)项所称的第三人,请求受益方补偿其在承包地上的合理投入的,应予支持。

      第七条  承包合同约定或者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等证书记载的承包期限短于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的期限,承包方请求延长的,应予支持。

      第八条  承包方违反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七条规定,将承包地用于非农建设或者对承包地造成永久性损害,发包方请求承包方停止侵害、恢复原状或者赔偿损失的,应予支持。

      第九条  发包方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六条规定收回承包地前,承包方已经以转包、出租等形式将其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给第三人,且流转期限尚未届满,因流转价款收取产生的纠纷,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承包方已经一次性收取了流转价款,发包方请求承包方返还剩余流转期限的流转价款的,应予支持;

      (二)流转价款为分期支付,发包方请求第三人按照流转合同的约定支付流转价款的,应予支持。

      第十条  承包方交回承包地不符合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九条规定程序的,不得认定其为自愿交回。

      第十一条  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中,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流转价款、流转期限等主要内容相同的条件下主张优先权的,应予支持。但下列情形除外:

      (一)在书面公示的合理期限内未提出优先权主张的;

      (二)未经书面公示,在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人开始使用承包地两个月内未提出优先权主张的。

      第十二条  发包方强迫承包方将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给第三人,承包方请求确认其与第三人签订的流转合同无效的,应予支持。

      发包方阻碍承包方依法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承包方请求排除妨碍、赔偿损失的,应予支持。

      第十三条  承包方未经发包方同意,采取转让方式流转其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转让合同无效。但发包方无法定理由不同意或者拖延表态的除外。

      第十四条  承包方依法采取转包、出租、互换或者其他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包方仅以该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未报其备案为由,请求确认合同无效的,不予支持。

      第十五条  承包方以其土地承包经营权进行抵押或者抵偿债务的,应当认定无效。对因此造成的损失,当事人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第十六条  因承包方不收取流转价款或者向对方支付费用的约定产生纠纷,当事人协商变更无法达成一致,且继续履行又显失公平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发生变更的客观情况,按照公平原则处理。

      第十七条  当事人对转包、出租地流转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参照合同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处理。除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属于林地承包经营外,承包地交回的时间应当在农作物收获期结束后或者下一耕种期开始前。

      对提高土地生产能力的投入,对方当事人请求承包方给予相应补偿的,应予支持。

      第十八条  发包方或者其他组织、个人擅自截留、扣缴承包收益或者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收益,承包方请求返还的,应予支持。

      发包方或者其他组织、个人主张抵销的,不予支持。

      三、其他方式承包纠纷的处理

      第十九条  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承包费、承包期限等主要内容相同的条件下主张优先承包权的,应予支持。但在发包方将农村土地发包给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已经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通过,并由乡(镇)人民政府批准后主张优先承包权的,不予支持。

      第二十条  发包方就同一土地签订两个以上承包合同,承包方均主张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已经依法登记的承包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

      (二)均未依法登记的,生效在先合同的承包方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

      (三)依前两项规定无法确定的,已经根据承包合同合法占有使用承包地的人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但争议发生后一方强行先占承包地的行为和事实,不得作为确定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依据。

      第二十一条  承包方未依法登记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等证书,即以转让、出租、入股、抵押等方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包方请求确认该流转无效的,应予支持。但非因承包方原因未登记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等证书的除外。

      承包方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除法律或者本解释有特殊规定外,按照有关家庭承包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规定处理。

      四、土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及土地承包经营权继承纠纷的处理

      第二十二条  承包地被依法征收,承包方请求发包方给付已经收到的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的,应予支持。

      承包方已将土地承包经营权以转包、出租等方式流转给第三人的,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青苗补偿费归实际投入人所有,地上附着物补偿费归附着物所有人所有。

      第二十三条  承包地被依法征收,放弃统一安置的家庭承包方,请求发包方给付已经收到的安置补助费的,应予支持。

      第二十四条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但已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备案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地方政府规章对土地补偿费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分配办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第二十五条  林地家庭承包中,承包方的继承人请求在承包期内继续承包的,应予支持。

      其他方式承包中,承包方的继承人或者权利义务承受者请求在承包期内继续承包的,应予支持。

      五、其他规定

      第二十六条  人民法院在审理涉及本解释第五条、第六条第一款第(二)项及第二款、第十六条的纠纷案件时,应当着重进行调解。必要时可以委托人民调解组织进行调解。

      第二十七条  本解释自2005年9月1日起施行。施行后受理的第一审案件,适用本解释的规定。

      施行前已经生效的司法解释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

    附件二: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关于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案件讨论会纪要

      近年来,我省涉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越来越多,诉诸到法院的此类争议案件明显增加。由于法律法规对如何处理此类争议的规定不尽明确,最高法院有关司法解释亦不一致,各地法院在受理、裁判和执行此类案件时,都程度不同地遇到了一些困难。为了统一全省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中的法律适用,省法院研究室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起草了《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2005年5月20日至21日,省法院会同省政府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在西安联合召开了“处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涉诉纠纷”研讨会,邀请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等有关部门和西北政法学院的专家、教授以及新闻媒体的同志参加,征求对省法院《意见》草案的修改意见。2005年12月12日,省法院第26 次审判委员会对修改后的《意见》草案进行了讨论,原则予以通过。根据审判委员会的意见,省法院于2006年元月6日召开了由省法院相关审判庭、各中级法院和部分基层法院主管院长参加的研讨会,对意见再次进行讨论,统一了对有关争议问题的认识。

      现将会议达成的关于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纪要如下,供全省法院在审理这类案件时参照执行。

      一、关于案件受理

      第一条  人民法院受理以下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其所在的集体经济组织因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发生的纠纷:

      (一)因土地补偿费分配发生的纠纷;

      (二)因安置补助费分配发生的纠纷;

      (三)因集体资产经营等收益和其他收入分配发生的纠纷。

      第二条  本意见所指的诉讼当事人是乡镇集体经济组织、村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或村民小组与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当事人发生变更的以其权利义务的承受者为诉讼当事人。

      第三条  当事人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和本意见第一条规定起诉的,依据下列不同情形,法院分别予以受理或不予受理:

      (一)1999年1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以前,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发生的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该法实施以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发生的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二)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涉及计划生育奖罚而发生的收益分配纠纷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三)当事人对行政机关所作出的关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处理决定不服,以行政机关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不作为民事案件受理。

      (四)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是否分配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讨论决定。决定对全体成员不分配或者决定分配总额的,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请求分配或者请求增减分配总额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四条  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发生纠纷的,双方当事人应当先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可由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解决或通过人民调解委员会解决;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二、关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主体资格的取得

      第五条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一般是指在集体经济组织所在村、组生产生活,依法登记常住户籍并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形成权利义务关系的人。

      第六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视为其具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一)出生时,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且本人户籍登记在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的;

      (二)因婚姻或收养已进入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实际生产生活,并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形成权利义务关系、但常住户口非自身原因未迁入的;

      (三)婚姻关系发生在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人员之间,持农业户口的;

      (四)因国防建设或者其他政策性迁入的;

      (五)因外出经商、务工等原因,脱离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生产、生活未迁出户口的;

      (六)因在大中专院校学习、服义务兵或初级以下士官兵役等原因被注销、迁出常住户口的;

      (七)因服刑、劳教等原因被注销、迁出常住户口的

      (八)其他情形经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同意的;

      (九)法律法规规定应取得的。

      第七条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其丧失原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一)死亡的;

      (二)取得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

      (三)取得城镇非农业户口,且纳入国家公务员序列或者城镇企业职工、居民社会保障体系的;

      (四)自户口迁入时起,未在户口所在地生产、生活,未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形成权利义务关系,不以该集体经济组织所有的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的;

      (五)其他情形经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同意的。

      三、关于对分配方案、收益分配协议及保证书效力的认定

      第八条  人民法院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应审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作出的收益分配方案。

      第九条  收益分配方案符合下列要求的,确认有效。

      (一)分配方案的内容不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政策相抵触;部分抵触的,抵触部分无效,其他部分有效;

      (二)分配方案经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民主议定产生,符合民主议定程序;

      第十条  凡当事人双方对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另有约定,但未经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讨论通过的“收益分配协议书”及有关“保证书”,其效力不能对抗经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讨论通过的分配方案。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之规定,审查并确认其效力;对名为借款实为分配等行为,应根据查明的法律事实,按行为的实际性质确定案由。

      四、分配时间的界定

      第十一条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参与分配的时间界限发生争议时,人民法院一般应以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之日,土地租赁、发包或集体资产经营合同签订之日作为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参与分配的时间界限。

      五、关于几种主体的收益分配

      第十二条  与城镇职工、居民结婚、户籍仍在原村、组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女性成员,要求享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收益分配权的,应予支持;其所生未成年子女,符合计划生育法律、法规,且户口登记在该村、组,至少应享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收益分配额的一半。

      第十三条  已婚(或再婚)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女性成员,婚后确属非自身原因未迁转户口、并在户籍所在地生产生活且未享受男方所在村组收益分配权的,其要求户籍所在地的集体经济组织给予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收益分配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四条  离婚、丧偶的女性成员及其所生子女仍在户籍所在地生产生活的或者虽未在户籍所在地生产生活但其未享受新居住地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权的,其要求原户籍所在地集体经济组织给予收益分配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五条  已婚(或再婚)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男性成员,在女方所在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实际生产生活,该女方家庭有女无儿、儿子没有赡养能力或女儿尽主要赡养义务的,其要求女方所在地集体经济组织给予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收益分配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婚后确属非自身原因未迁转户口、且未享受女方所在地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权的,其要求原户籍所在地集体经济组织给予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收益分配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六条  夫妻双方均为本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依法收养的子女,办理了户籍登记并在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生产生活的,与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所生子女享有同等收益分配权;未办理户籍登记的,若其在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实际生产生活,也未享受原户籍所在的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权的,应与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所生子女享有同等收益分配权;对于被解除收养关系的养子女,其是否享有收益分配权,由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

      第十七条  大中专学生,在校就读期间要求享受与原所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收益分配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毕业后回到原籍生产生活的,应享有收益分配权;毕业后未回原籍生产生活的,其在原集体经济组织的收益分配权,由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决定。

      第十八条  服现役的初级士官、义务兵,要求享有与原所在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收益分配权的,应予支持;若国家对其待遇及安置另有规定,其在原集体经济组织的收益分配权,由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

      六、关于安置补助费、土地补偿费的分配

      第十九条  依法获得承包土地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承包的土地被征收后,经集体经济组织统一安置的,又请求给付安置补助费的,不予支持;未统一安置的,请求给付安置补助费,应予支持。

      第二十条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被征收的,经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分配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给付土地补偿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七、诉讼时效

      第二十一条  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案件,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的规定。

      本意见自2006年2月1日起施行。2006年2月1日起新受理的一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案件,适用本意见。已经作出生效裁判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纠纷案件依法再审的,不适用本意见。

                                                                                    二OO六年元月二十三日

    附件三:

      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诉孙改平村民待遇纠纷案民事判决书

                                              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高增智,该村委会主任。

      委托代理人姚文廷,该村村民。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改平,女,1971年1月4日出生。

      上诉人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因村民待遇纠纷一案,不服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2010)宝李民初字第1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认定:1990年12月原告与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龚延军结婚,将户口迁至崖里坪村,并在村里生活居住。婚后原告生一男孩,取名龚凯。因原告与龚延军夫妻感情不合,1995年7月24日经法院调解离婚,原告搬至延安居住,但户口仍在龚延军名下,被告并给原告分土地2.3分,所有税费都由龚延军代缴,原告享受与其他村民同等待遇,并参与分配了集体收益款。2007年龚延军与李巧兰结婚,龚延军将李巧兰的户口迁至崖里坪村其名下,将原告户口分出。2007年10月份,被告给其村民每人分配土地收益款1000元,未给原告分配,原告不服,诉至宝塔区人民法院。宝塔区人民法院判决由被告给付原告收益款1000元,被告已给付。2008年被告又给每个村民分配土地收益款17500元,2009年分配土地收益款2500元。被告以龚延军又与李巧兰结婚为由,未给原告分配土地收益款。2009年7月6日,被告召开党员及两委会扩大会议,大部分村民不同意给原告享受,经本院调解也未果。

      原审法院认为:土地补偿款的性质是对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的补偿,只有具备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才应享有该集体经济组织土地补偿的分配权。原告与龚延军结婚后,户口迁至崖里坪村,原告为被告村村民。1995年原告与龚延军离婚后户口仍在崖里坪村,村委会分配给原告土地,原告承担着村民义务,2007年龚延军与李巧兰结婚前原告享有着村民同等待遇。参照《陕西省实施办法》第八条规定:“符合下列条件之一,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第二项与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结婚且户口迁入的”,故原告应为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现原告要求享受村民同等待遇,并要求被告给付其集体土地收益款的请求应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原告享受被告村村民同等待遇。二、由被告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孙改平集体土地收益款20000元。诉讼费300元,由被告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承担。

      宣判后,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不服,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是:上诉人与其前夫离婚,且其前夫已再婚,其前夫再婚后的妻子也要享受我村的待遇。被上诉人长期脱离我村生活,未尽村民义务,村民待遇应予停止。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

      另查明,被上诉人孙改平曾于2008年因村民待遇纠纷将上诉人诉至宝塔区人民法院,宝塔区人民法院以(2008)宝李民初字第3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孙改平享有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待遇,该判决于2008年生效。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笔录、书证、庭审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这些证据,已经一审开庭质证和二审审查,具有证明效力。

      本院认为:宝塔区人民法院曾于2008年判决被上诉人孙改平享有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待遇,该判决已生效,具有既判力,上诉人应严格履行判决义务。上诉人在之后两次分配土地收益款时仍拒不给被上诉人分配,侵犯了被上诉人应享有的合法权益。原审判决村委会给付孙改平应分土地收益款正确。但原审法院在2008年已判决孙改平享受该村村民待遇,这次又作同样判决属于重判,应予纠正。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2010)宝李民初字第17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由上诉人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孙改平集体土地收益款20000元;

      二、撤销陕西省延安市宝塔区人民法院(2010)宝李民初字第1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被上诉人孙改平享受被告村村民同等待遇。

      上诉费300元由上诉人延安市宝塔区李渠镇崖里坪村村民委员会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冯  晓  彬

                                                                                       审  判  员   杨  万  荣

                                                                                       审  判  员   刘  彩  虹

                                                                                       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路      艳

    附件四:
    2017年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这是一份正确的法律文书)





    附件五:
    2018年陕西省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这份裁定推翻了原来的生效裁定)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