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孙恩孝
  • 积分:17
  • 等级:学前班
  • 2018/5/17 11:39:55
  • 楼主(阅:1052/回:0)请问西安莲湖公检法:你们就这样扫黑除恶吗?

      我叫孙恩孝,是陕西瑞博置业有限公司监事。我现在要向各位网友披露一件骇人听闻的黑幕。

      首先,咱们看看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在2018年1月19日制作的(2018)陕0104刑初11号刑事判决书。

      这份刑事判决书的被告郑某,是陕西省华阴市人。这份判决书确认了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检察院指控郑某的如下事实,其是一起寻衅滋事案的首犯,2016年1月24日17时许,纠集杨某等6人(杨某已判刑,另5人身份信息不详),驾驶一辆灰色五菱宏光汽车,由陕西省华阴市窜至西安市莲湖区邓六路汉长安国际食品交易中心,佩戴口罩,持木棍、铁管器械进入该市场招商办公室,砸坏办公室内桌椅、空调、饮水机、取暖器、吸顶式网络摄像头1部、卫生间玻璃门及墙上沙盘等物品,并对在场工作人员进行恐吓和殴打。作案后,郑某等人逃离现场。经鉴定,被损坏物品共价值人民币4342元。公诉机关建议以寻衅滋事罪判处郑某有期徒刑7个月。

      最终,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适用刑事案件速裁程序,实行独任审判,判决郑某有期徒刑7个月;退缴赔偿款4342元,依法发还受害单位。

      各位,这份判决书里的受害人,就是我们公司。它提示的关键信息是:腊月十五,周日,天黑后,一伙蒙面歹徒从140公里外的华阴奔袭西安,手持凶器,连打带砸……

      问题是,我们从外地来西安投资,和这伙歹徒素不相识,又没有任何经济往来,他们的行为是不是像地下出警队啊?

      对这伙严重扰乱西安社会秩序的地下出警队该怎么处理呢?

      国家三令五申,必须严厉打击,斩草除根!

      因为,地下出警队就是黑恶势力,何况跑到大西安城打砸,给咱永康书记的“店小二”要求抹黑呢嘛!用利令智昏、嚣张至极来形容这伙歹徒,一点儿也不过分吧!

      但是,西安市莲湖区的“店小二”亦即公检法是怎么处理这个地下出警队、保护我们投资人的呢?我就针对这份刑事判决书,给各位网友说些与判决不一样的情况吧!

      这伙歹徒打砸我们公司不是一次而是四次毁坏我们公司财产的价值不是4342元,而是96918元;郑某并非首犯,首犯另有其人;殴打我们公司的工作人员致多人轻微伤、一人轻伤

      看明白了吧,这份刑事判决书说的事实与案件真正的事实完全不符。

      案发后,我们公司多次报警。西安市公安局莲湖分局桃园路派出所明知此案涉黑涉恶,具有地下出警队性质,但接警后就是不向分局移交,也拒不对我们公司的财产损失做司法鉴定,做出来的轻伤鉴定则拒绝向当事人提供。据我所知,警方向检察院提交起诉意见书时,刻意隐瞒了这伙歹徒打砸我们公司四次的事实,隐瞒了我们公司有职工轻伤的事实,隐瞒了我们公司真实的财产损失。

      如果我们假设这份刑事判决认定郑某所犯罪名是正确的,则根据《公安部刑事案件管辖分工规定》第五条“治安管理局管辖《刑法》规定的下列案件:(共95种)”第(四)项“《刑法》分则第五章侵犯财产罪中的下列案件”35、“寻衅滋事案(第293条)”,该案不应由桃园路派出所管辖;如果我们认定该案“地下出警队”涉黑涉恶属实,则根据《公安部刑事案件管辖分工规定》第三条“刑事侦查局管辖《刑法》规定的下列案件:(共114种)”第(三)项“《刑法》分则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罪中的下列案件”36、“故意伤害案(第234条)”和第(五)项“《刑法》分则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中的下列案件”77、“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第294条第1款)”,该案仍然不由桃园路派出所管辖

      桃园路派出所能办理的案件,可见《公安机关执法细则(2016年修订)》第一编第二章2-08“派出所办理的案件”1、“派出所办理辖区内发生的因果关系明显、案情简单、无需专业侦查手段和跨县、市进行侦查的下列刑事案件:(1)犯罪嫌疑人被派出所民警当场抓获的;(2)犯罪嫌疑人到派出所投案自首的;(3)群众将犯罪嫌疑人扭送到派出所的;(4)派出所民警获取线索可直接破案的;(5)其他案情简单、派出所有能力侦办的刑事案件。派出所在办理上述五类案件过程中,发现需要开展专门侦查工作的线索,应当及时将案件移交刑侦部门或其他专业部门办理”。

      故,桃园路派出所无权办理这起跨区域、多人多次团伙作案及犯罪嫌疑人拒不交代自己真实身份的刑事案件。但是,桃园路派出所强行管辖、违法办理、拒绝移交,其如此作为给我们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检察院疏于审查、不正确履行监督职责,在绝大多数犯罪嫌疑人身份不明的情况下,竟贸然认定郑某是首犯,还不顾其拒不交代同伙身份信息的行为,妄称其是“认罪认罚”,同意人民法院按速裁程序审理并只判刑7个月。更恶劣的是,该院提起公诉时也不通知我们公司作为受害人参加,无理剥夺了我们公司参与刑事诉讼的权利。

      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明知此案事实存在问题,我们公司也没有作为受害人出庭,竟然适用刑事案件速裁程序审理并草率结案,而且其刑事判决书上认定郑某“退赔”的4342元,已经4个月了,至今也没有发还我们公司!更意味深长的是,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里避而不谈是哪一家司法鉴定机构对我们公司的财产损失鉴定了4342元?也避而不谈该案的受害人究竟是、还是不是我们公司

      按照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的认定,郑某构成寻衅滋事罪,且是首犯,同时拒不交代同案犯的身份信息,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等规定,怎么都应该判其实刑五年

      还是假设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认定郑某构成寻衅滋事罪是正确的,则根据本案事实和《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2014年3月11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6次会议讨论通过)第十三条“寻衅滋事罪”2、“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起点和基准刑”:“纠集他人三次实施寻衅滋事犯罪,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在五年至七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在量刑起点的基础上,根据寻衅滋事次数、伤害后果、强拿硬要他人财物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数额等其他影响犯罪构成的犯罪事实增加刑罚量,确定基准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增加相应的刑罚量:(1)每增加轻微伤一人,增加六个月以下刑期;(2)每增加轻伤一人,增加六个月至一年六个月刑期;……(6)强拿硬要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以上的,数额每再增加一千元,增加一个月至二个月刑期;任意毁损、占用公私财物价值二千元以上的,数额再每增加二千元,增加一个月至二个月刑期;(7)每增加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四种情形之一的,增加六个月至一年刑期;(8)其他可以增加刑罚量的情形”和3、“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增加基准刑的20%以下:(1)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等规定,郑某最少判刑应在7年以上,而不是只判7个月

      我要告诉各位,上述刑事判决书,我们公司想尽千方百计才拿到手,该刑事判决书称本案另外一个罪犯杨某已判刑,但他是怎么判的?我们公司同样到现在也不知情!

      综上,我认为,本案出现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施渎职行为,放纵他人犯罪或者帮助他人逃避刑事处罚,构成犯罪的,依照渎职罪的规定定罪处罚”所列之情形,应当彻查彻究西安市莲湖区公检法内不守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严重渎职人的刑事责任!我要问一声西安市莲湖区的公检法:你们难道就是这样当“店小二”、为西安经济建设保驾护航的?

      我决心揭露此案黑幕,请各位网友给我助力鼓劲,扩散此帖!!!

      下图  (2018)陕0104刑初11号刑事判决书


      下图  陕西瑞博置业有限公司《黑恶势力团伙犯罪控告暨监督申请书》




      下图  陕西瑞博置业有限公司《损坏物品清单》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