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屈凌君
  • 积分:25
  • 等级:学前班
  • 2017/8/27 16:37:36
  • 楼主(阅:31029/回:0)为什么我三年四次起诉离婚却被法院五审全部驳回?

      我叫屈凌君,男,今年已经66岁了,是当年的老三届知识青年。

      2014年4月7日,我因病被朋友送往宝鸡市中心医院治疗,被该院诊断为脑梗塞、直肠癌、高血压。此前,我还患有下肢静脉血栓,左眼底出血做过手术,术后“左侧瞳孔不规则”,即已近乎失明

      2014年5月10日,我在宝鸡市中心医院做了直肠癌切除手术,因伴有脑梗后遗症,术后就一直住在西安的母亲家疗养,平时雇佣保姆照顾自己。

      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说说我的婚姻。因为我与妻子长期两地分居,感情渐趋恶化,内心十分痛苦,所以自2014年宝鸡发病后,我便下决心结束这段痛苦的婚姻,以安度晚年。

      第一次,我于2014年下半年向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2015年3月10日,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向我送达了(2014)碑民初字第04083号民事判决书。(2014)碑民初字第04083号民事判决书虽然认为我们“夫妻感情受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又认为“夫妻感情尚未完全破裂”,加之对方“坚决不同意离婚”,最后判决“驳回”我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这次诉讼的审判长是王英俊。

      第二次,我于半年后再次向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2015年11月17日,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做出了(2015)碑民初字第04848号民事判决书。(2015)碑民初字第04848号民事判决书虽然确认了我们“未在一起生活”的事实,却又依然认为夫妻感情尚未完全破裂”,加之对方“表示愿意努力改善夫妻关系,不同意离婚”,最后判决“驳回”我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这次诉讼的审判长是谢虹。

      第三次,我继续于半年后向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2016年8月5日,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做出了(2016)陕0103民初5334号民事判决书。这个判决继续确认我们“聚少离多致夫妻间矛盾产生”,我“身患重疾需要人照顾”,希望对方“应当认清夫妻间却(?)有矛盾存在……妥善处理双方存在的问题”。最后,还是判决“驳回”了我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

      需要说明的是,审理这次诉讼的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不顾本案案情复杂、我多次起诉且与对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的事实,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七条“基层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审理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适用本章规定。基层人民法院和它派出的法庭审理前款规定以外的民事案件,当事人双方也可以约定适用简易程序”之规定,在我们均没有约定适用简易程序的情况下,自行决定采用简易程序审理此案。因为本案并非“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简单的民事案件”,故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本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三条“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案件不宜适用简易程序的,裁定转为普通程序”之规定,及时裁决将本案转为普通程序审理却没有裁决。所以,这次审理,是违反法律规定、适用简易程序审理的,由审判员罗艳琴独任审判。

      第四次,我还是于半年后再次向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2017年5月16日,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做出了(2017)陕0103民初3390号民事判决书。这个判决继续确认我们“异地相处(?),未能有效沟通,致使矛盾产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夫妻感情”,我“身体不好,需要照顾”,希望对方加强与我的“沟通交流,生活上多加关心呵护,妥善化解隔阂,力争和睦”。最后,继续判决“驳回”了我要求离婚的诉讼请求,这次诉讼的审判长是吕江晖。

      我对(2017)陕0103民初3390号民事判决书不服,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上诉。2017年7月21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了(2017)陕01民终8799号民事判决书。拿到(2017)陕01民终8799号民事判决书后,我十分惊奇,开庭时只有一个法官高喜平,判决书却显示审判长是张安品,还有一个审判员叫卫婉莹——直到现在我都搞不清楚张安品和卫婉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2017)陕01民终8799号民事判决书以与(2017)陕0103民初3390号民事判决书相同的事实与理由维持了(2017)陕0103民初3390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

      各位网友,根据上述情形,请你们判断:我是不是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第(四)项“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第(五)项“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之规定,人民法院本应“准予离婚”?

      我如今重疾在身,不但是半残之人,且已步入老年,目前想做的,就是要用法律保护我安度晚年的权利,再不想受没有感情的婚姻折磨!我不知道这些法官为什么要折磨我?西安市两级人民法院在三年的时间里对我四次离婚起诉全部驳回,不顾从我2014年开始起诉离婚到现在,三年多了,始终不知道对方在哪里、在干什么?对方也始终与我分居、没有照顾我的疾病和生活的事实——相反却捏造她一直在照顾我的事实,又轻描淡写地“希望”她对我要“沟通交流,生活上多加关心呵护”——这也足以证明她根本就没有照顾我,如果她已经照顾我的疾病和生活了,还用说“希望”二字吗?

      作为我本人来说,我实在想不明白,如果这样的情形不算感情破裂,难道还有什么超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的感情破裂吗?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我在自己四次五审的离婚诉讼中,没有感受到公平正义,只感到了绝望和失望。

      万能的朋友圈,哪位网友能支招解决我的婚姻苦恼?解除我的婚姻痛苦?我万分感谢——因为唯有这样,才可以延长我的生命,提高我的生存质量,让我的余生有尊严!

    (2014)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5)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6)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7)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法院判决书


    (2017)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楼主贴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