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九十二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10.jpg

  二十 虚张声势,李广智唱空城计

  汉景帝七年(前150),刘启立胶东王刘彻为太子,不久又立刘彻的母亲王姬为皇后。女儿成了皇后,臧儿满心欢喜,又将小女儿也送到后宫,成为皇帝的嫔妃。臧儿这样做,是为了替爷爷臧荼复仇,还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或是为了挟势弄权,这无法说清。但摆在眼前的现实是,女儿当上了皇后之后,她的的确确在干预朝政,扶植外戚势力。王皇后不但长得美貌,也像母亲一样,颇有心计,能将自己的儿子从皇帝众多的皇子中推至太子的宝座,就表明这个女人不寻常。

  这一年,刘启任命太尉周亚夫为丞相,太仆刘舍为御史大夫,洛南郡太守郅都为中尉。

  郅都为官公正廉洁,做人勇于担当。他在担任太守时从不接受别人赠送的礼品,不理会别人的说情。等他做了中尉,继续坚持严酷的作风,严格按照法律进行赏罚,从不避讳皇亲国戚。所以,列侯和宗室皇族见到郅都都不敢正眼看他,躲着他走,还背地里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苍鹰”。以前郅都在宫中担任中郎将时,就以敢直言进谏出名。一次,他跟随景帝到上林苑去打猎,刘启的一位爱妃贾姬在上厕所时,一头野猪也随之闯了进去。刘启见了,忙命他去救护贾姬,谁知他站在刘启身旁动也不动。刘启急了,准备亲自去救爱姬。郅都拦住刘启,跪伏在他面前说:“陛下失去一个姬妾,又会有另一个姬妾进宫,天下不缺少贾姬这样的女人。陛下贸然前去救护,一旦发生危险,怎么对得住宗庙和太后!”刘启一听,没有再动,这时野猪也从厕所里出来了,一场虚惊!这件事刘启回去给母亲说了,窦太后赞扬郅都做得对,并赏赐他一百斤黄金。刘启对他的忠诚也很欣赏,找时机提拔他担任中尉,护卫长安宫城的安全。

  刘启执政七年以来,尽管经历了七国之乱,还好有惊无险,仅三个多月时间,乱象就得到平复。如今天下太平,政局稳定,各诸侯国吸取了七国的教训,基本上都不敢再有对抗朝廷的举动,唯一张狂的梁国也因谋杀朝廷大臣的事情变得温顺起来。刘启可以抽出更多时间来考虑他的身后事了,虽然他还不到四十岁,但似乎也能预感到自己的生命在一天天走向终结,他必须在自己还有精力的时候为太子顺利继位创造好条件。

  汉景帝九年(前148),有人上书朝廷,临江王刘荣自己修建宫殿时,侵占了文皇帝庙宇的围墙。刘荣是当年被父亲刘启废掉太子后去临江国的,他的母亲栗夫人因儿子的太子之位被废,气得一病不起,不久就死去了。刘荣还算可以,本分地在临江国任职,认真地处理诸侯国的事情。他不曾想到,朝廷有一双眼睛始终盯着他,查找他的不是。

  刘荣到了长安,还没有机会向父皇说明原委,就被郅都押到中尉府去审讯了。被人称为“苍鹰”的郅都审讯起罪犯来绝不会手软,虽然刘荣身为诸侯王,但在郅都的眼里,他只是一名罪犯。刘荣吃尽了皮肉之苦后被关押起来,不许任何人与他接触。刘荣万念俱灰,他请求郅都给他纸张笔墨,好向父皇说明情况,郅都却不予理睬。后来刘荣当年的老师窦婴听到消息,派人偷偷给刘荣送去纸张笔墨。十几岁的刘荣经不起这人世间的冷酷,他边哭边写,等到写完泪也干了,他把写好的书信整齐地叠好以后自杀了。

  刘荣从被押到长安直到在狱中自杀,刘启一直没有出面。在他的心里,也许隐藏着一个谁也不能告诉的秘密,即尽管刘荣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但以后可能是对现在的太子刘彻构成最大威胁的人。

  窦太后听说刘荣自杀的消息,万分悲伤。她无法指责自己的儿子刘启,把怨气一股脑地发泄在中尉郅都的身上。她要求刘启立即查办郅都,以他用严刑峻法审讯刘荣为罪状,罢他的官、免他的职和治他的罪,老太太无法忍受自己的长孙在眼皮子底下被审讯自尽的悲惨结局。刘启顶不住母亲的哭闹,只好免去郅都的中尉一职。然而下来却又委任他为雁门太守,让他不要回家,直接赴任,而且允许他可以依据雁门的实际情况随机处理事务。

  郅都清楚皇帝在保护他,愉快地到雁门赴任。他到了雁门,竟然吓走了那里边境匈奴一方的军队。他们早就耳闻郅都的人品和做事风格,把军队带到远离雁门的地方去了。匈奴人惹不起郅都,又对他恨之入骨,就派人做了一个他的木偶,命令将士们把它当靶子射击。可神奇的是,匈奴人见了郅都双手发抖,竟然没有人能够射中。

  田叔也是汉景帝刘启非常在意的一个人,自他从梁国调查完梁王刘武的案子返回长安汇报后,刘启便任命田叔为鲁国的丞相。田叔一如既往,以自己的贤能辅佐着君王。他刚上任,就有人到丞相府告状,说鲁王强行侵夺了他们一百余人的财物。田叔接到了举报,命手下将他们中的二十人带到丞相府,当着鲁王的面,对这二十个人每人打五十大板,接下来再打手心二十下。打完之后,田叔对他们训斥道:“鲁王是你们的主人,你们胆敢到官府告主人的状,该不该打?”坐在一旁的鲁王听了脸一阵发热,他十分后悔自己的做法。下来后,鲁王对田叔说,“从府库中支取一部分钱财,把那些人的损失补还给他们吧。”田叔非常诚恳地对鲁王说:“大王自己夺走的财物,却从府库中偿还给他们,这明摆着是大王做了坏事,却让我一个做丞相的人去做好事,这样的事我是不会做的。”鲁王听了很感动,知道丞相在维护自己的声誉,就从家中拿出钱财如数归还给了他们。过了几年,田叔在任上去世,鲁王和百姓都赞颂他的贤能,举办隆重葬礼来祭奠他。

  汉景帝十年(前147)春,匈奴国中唯徐卢等五个首领率部向汉王朝投降,这可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汉匈两国从来都是兵戎相见,即使汉王朝对匈奴采取了和亲政策后,匈奴人也不间断地在边境骚扰,抢夺边民的财产和牲畜。如今竟有匈奴部落首领率部投降的事情发生,刘启自然非常高兴。他亲自出面接见降将,并决定封唯徐卢等人为列侯。刘启这么做,无非是鼓励更多的匈奴首领投到汉王朝来。相比之下,奖励投城匈奴部落首领比起和亲来,代价要小得多,效果则更明显。

  但是刘启的这种做法遭到了丞相周亚夫的反对,他直言上书:“陛下封赏率部前来投降的匈奴将领,是在鼓励背叛国家,影响很坏,望陛下三思。”

  周亚夫的话,刘启不爱听,奖励匈奴降将本身就是一种策略,能起到分化、瓦解和削弱匈奴人的作用,何乐而不为呢?你周亚夫只会打仗,只知道刀对刀、枪对枪地干,无法弄清这其中的奥妙,刘启对周亚夫的建议未予采纳。

  这一段时间,周亚夫也意识到皇上在处理一些大事上开始听不进他的意见了,主动向刘启提出辞职的请求。刘启没有挽留,按照周亚夫的请求,免去了他的丞相职务。

  接替周亚夫丞相位置的是御史大夫刘舍。

  汉景帝十三年(前144),沉寂了数年的北部边境战火重又燃起,匈奴人并没有因为和亲和部落首领投汉而放弃对大汉王朝的侵扰。匈奴几十万大军从雁门、武泉和上郡进攻汉王朝的北部边境。但此时的汉朝边军已经十分强大了,雁门有太守郅都率军守卫,上郡有太守李广率军守卫。尽管匈奴人数次进攻,双方均损失很大,匈奴人都无法攻入。

  汉景帝刘启得悉上郡太守指挥有方,便指派一名近臣到上郡跟随李广学习军事,抗击匈奴。有一天,这位宦官带着几十名骑兵在草原上策马奔驰,途中遇到三个匈奴兵,就率部冲上去与他们交战。结果三个匈奴兵回身放箭,几乎箭无虚发。宦官带的几十名骑兵全被射死,连宦官本人也受伤逃回军营。李广听说后,立即带一百余名骑兵前去追赶那三个匈奴兵。当看到那三个徒步行走的匈奴兵后,李广指挥他的骑兵左右散开,两翼包抄,他亲自拍马前去射杀那三个人。李广本人箭术极好,而且发弓有力,一会儿工夫就射杀两人,活捉一人。经审讯,这三名匈奴兵全是射雕手。李广他们正准备押着俘虏返回军营,只见远处几千名匈奴骑兵朝他们奔来。

  双方搞清了对方的身份后都很吃惊,李广手下的百余骑兵见状大为紧张,想策马飞奔逃走。匈奴人见到李广也感不妙,恐遭埋伏,急忙两边散开摆好阵势。

  李广对惊慌的部下说:“我们现在离大军几十里,如果逃跑,匈奴人一定会追赶射杀,我们全都会被杀死。我们只有不走,让匈奴人感觉到我们的大军离这里不远,我们是来诱敌的,他们就不敢攻击我们了。”

  说完,李广命令部下向匈奴大军迎面走去,到了距离匈奴阵地不远的地方才停下来。这时李广又命令:“全体下马解鞍。”

  有部下问:“匈奴人离我们这么近,一旦发起攻击,我们怎么办?”

  李广平静地说:“我们解下马鞍,原地休息,更能使他们相信我们是诱敌之兵了。”

  果然,匈奴兵都在张望,不敢攻击,双方一直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晚上。匈奴人担心遭到伏兵攻击,趁着夜幕悄悄地撤退了。

  第二天早晨,李广才回到自己的军营中。李广在危急时刻,沉着应对、机智勇敢的作风一时成为上郡一带的佳话,人们赞扬他、钦佩他。消息传到长安,刘启也很高兴,朝廷文武大臣们都认为李广能成为一位名将。的确,李广在实践中研究掌握军事谋略,不断地磨炼自己,在日后的多次历练中,真正成长为一位抗击匈奴的汉朝名将。

  枚乘是淮阴人,当年曾同邹阳、庄忌游于吴国。在吴国期间,他们发现吴王刘濞怨恨朝廷产生叛逆之心时,曾上书劝谏,但刘濞没有采纳,反倒是加紧备战,联络同盟。无奈,枚乘、邹阳和庄忌只好离开吴国去梁国谋求发展。

  终于,刘濞与其他六国结盟,以诛杀晁错为名对朝廷发难。七国之乱平息后,刘启听说枚乘曾经上书劝谏刘濞不要与朝廷作对,认为枚乘是一位贤能之人,便将他召至朝廷任职,任命他为弘农都尉。但是枚乘做惯了诸侯大国的上宾,喜欢与文友们探讨辞赋文章,而不习惯与郡吏们打交道,所以在任职期间并不开心,不久便以自身有病为由辞官离去。他离开长安后又回到梁国,与众多门客整日饮酒赋辞,不胜快活。至今,枚乘所著的《上书谏吴王》《七发》等作品仍广为流传。

  这年十月,梁王刘武到长安朝见时上书刘启,以身体不适为理由想长期留居京城,刘启不同意。刘武返回梁国后,终日闷闷不乐,卧床不起,到第二年四月,刘武因病不治去世。窦太后得到儿子去世的噩耗后悲痛万分,她在嘴里不停地念叨着:“皇帝果然杀了我的儿子!皇帝果然杀了我的儿子!”刘启得到消息后也非常不安,他不清楚是自己没有满足弟弟长期留在长安的请求才导致他死去的,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但母亲的悲哀是实实在在的,她最喜欢的儿子在她之前离开人世,这对老人来说是最大的不幸和痛苦。

  为了减轻老人的悲伤,刘启找来姐姐长公主商量办法。长公主的意见是把梁国分成五份,分别封给刘武的五个儿子,这样母亲就会放心的。于是刘启把梁王的五个儿子全部封王,刘买为梁王,刘明为济川王,刘彭离为济东王,刘定为山阳王,刘不识为济阴王,同时还给刘武的五个女儿也都分封了汤沐邑。当刘启把这个决定告诉窦太后时,窦太后才止住悲伤,略为高兴了起来。

  刘启的这种做法正是当年贾谊提出来的设想,贾谊当年的想法就是对大的诸侯国等到诸侯王去世后,将大国划分成小国分封给他们的儿子。这样可从根本上解决了大诸侯国对朝廷的威胁,比晁错强行削藩的举措要温和得多。可惜贾谊死后若干年,他的这一设想才逐步得到了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