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九十一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联系,电话18966727148。

10.jpg

  十九 大臣蒙难,田叔护梁为大局

  从长安返回的刘武,满怀怨恨,他没有去找韩安国、邹阳就自己当不上太子的事情向他们讨教,反倒秘密地把羊胜、公孙诡等人找来谋划暗杀袁盎等十几位大臣。邹阳得到消息后极力劝阻刘武不可轻举妄动,但他根本听不进去,而枚乘、庄忌见状,也都不敢出面劝谏。

  没过多久,袁盎和十几位当时参与议事的大臣相继被人杀害了。

  刘启得到消息,异常气愤,派人加紧缉拿刺客,调查案情,尽快查明真相及幕后主使。没用多久,不断搜集到的情报共同指向梁国——刺客来自梁国,行刺后又藏在梁国,于是刘启便下诏派出朝廷使臣到梁国缉拿凶手。朝廷先后派出十几批使臣到梁国,对二千石以上食禄的官员进行严厉责问,但依然没有刺客的踪迹。

  朝廷的压力越来越大,身为梁国丞相的轩丘豹和内史韩安国也不敢怠慢,组织力量在全国范围内搜捕。可一个多月过去了,仍然不见刺客的踪影。

  后来韩安国听说羊胜、公孙诡躲在梁王刘武的后宫里,就独自入宫去见刘武。韩安国见到刘武,就哭着说:“君主受到耻辱,臣子罪当该死。大王身边没有好的臣子辅佐,所以才把事情闹到这种地步。现在朝廷四处捉拿羊胜、公孙诡,既然一直抓不住他们,我做臣子的也不想活了。今天我来与大王诀别,请大王赐我自杀?”

  刘武听了,忙劝道:“您何必这样呢?”

  韩安国热泪滚滚,哽咽着说:“大王自己考虑一下,您与皇上的关系比起来太上皇和高皇帝以及皇上与临江王的关系,哪个更亲密呢?”

  刘武不假思索地说:“我根本比不上他们亲密。”

  韩安国说:“是啊,太上皇与高皇帝、皇上与临江王都是亲生父子的关系。但是高皇帝夺取天下后,不让太上皇干预朝政,让他终日闲居在栎阳宫里。临江王是皇上的长子,只因为一句话的过失就被废黜太子之位,降为临江王。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因为皇上治理天下终究不能因私损公啊!现在大王身为诸侯之列,却受奸臣虚妄的言论引诱,违反皇上的禁令,扰乱法律的尊严。皇上因为太后的缘故,才不忍心用严厉的法令来对付您。如今太后日夜哭泣,盼望大王能改正错误,兄弟二人重归于好。可是大王到现在也不能觉悟,假如太后突然逝世,大王您还能依靠谁呢?”

  梁王刘武没等韩安国说完,便痛哭流涕地向韩安国表示歉意,并对他说:“羊胜、公孙诡就藏在我的后宫,我现在就把他们交出去。”

  羊胜、公孙诡听说梁王要把他们交给朝廷,二人吓得全都自杀了。

  尽管如此,刘武还是担心朝廷继续追查下去,他的行为可能败露,到那时自己的性命恐怕也保不住了。刘武想起事前邹阳的劝谏,感觉到自己的确过于草率,就很诚恳地感谢他,并送给邹阳千金,让他想办法为自己洗脱罪过。

  邹阳看到刘武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答应找人为他的罪行开脱。在齐国有一位年近八十的王生,他一生研究谋略,奇计很多。邹阳就专程赶到齐国拜见王生,对他详细述说了这个事件的原委。

  王生听后说道:“难啊!人主有了怨恨,想要诛杀,别人是很难为其解脱的。眼下以太后的尊贵、骨肉的亲情都无法阻止,何况是臣下呢?”

  邹阳不死心,要继续到其他地方寻找高人指教。在分别时王生对邹阳说:“您先去吧,回来时请您经过我这里再回梁国。”

  邹阳出行了一个多月也没有讨到帮助梁王开脱的计策,回程又去拜见了王生,对他说:“我将向西去了,这事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王生看着焦急的邹阳,停了一下说道:“我倒是有一个愚计,只怕是浅薄寡陋不敢说出来。如果你回去,不妨到长安先去见一下王长君。”

  邹阳听了这话,心里一下子明白了,他对王生作揖道谢,然后匆匆离开。邹阳没有回梁国,而是直接去到长安拜见了王长君。

  王长君是王姬的哥哥,也就是未来朝廷的大国舅。邹阳见到王长君后对他说:“我有件事无法处理,想请你给帮帮忙。”

  王长君说:“我很幸运,你只管说来。”

  邹阳见王长君答应得痛快,便说:“臣私下里听说长君的妹妹在后宫很受宠爱,天下没人能与她相比,而您的行迹常常不合常理。如今为了袁盎等大臣被谋杀的事情皇上穷追不舍,梁王极度惶恐。如果梁王被朝廷抓捕处死,太后必然忧伤泣血,您也知道,梁王可是太后最宠爱的儿子啊!太后的怨恨无处发泄,必将咬牙切齿地痛恨贵臣,到那时,臣担心您的处境也会危如累卵,万分凶险啊!”

  王长君听后禁不住紧张起来,忙问:“依您之见,我该怎么办呢?”

  邹阳看到自己的说法起到了作用,就对王长君说:“如果您能向皇上说情,不要再追究梁王的罪过,那么太后一定会感谢您,并主动地与您结下牢固的关系。到那时,您的妹妹在皇上和太后那里都将受到宠爱,地位也会像金城一样坚固。您也会因为保护了梁王,避免皇家兄弟相残的功绩而将功德遍布天下,留名后世。我希望您能好好想想,做出正确的决定。”

  王长君满口答应,送走了邹阳以后,他就开始积极地活动起来。

  此时,刘启派往梁国的使臣田叔、吕季主在梁国已详细地查明了梁王与羊胜、公孙诡密谋刺杀袁盎等十余名大臣的罪责,携带全部案卷准备回长安。得到羊胜、公孙诡自杀的消息,田叔突然有了另外一种想法。

  田叔是赵国陉城人,他的祖上是齐国田氏的后代。田叔为人节俭自爱,喜欢与那些有德行且年纪大的人交往。由于他正直廉洁、忠实贤能,很受人们的爱戴。当年高皇帝在世时,赵国丞相赵午和贯高等人因赵王受辱而图谋刺杀高皇帝的事情败露后,高帝将赵王、贯高等人抓到长安审查,并下诏书称:“有胆敢追随赵王的人,将罪及三族。”但田叔等人却化装成了赵王的家奴,剃光了头发,披戴上铁枷,穿上囚衣跟随赵王到了长安。后来事情查清了,高帝赦免了赵王,召见了田叔等十余位忠烈之士,还给他们全部安排了官职,田叔从此在汉中郡守这个位置上一干就是十几年。

  文帝即位以后也对田叔很欣赏,一次文帝召见时问他说:“您知道天下都有哪些长者吗?”田叔回答:“为臣怎么能够了解得周全呢?”文帝赞叹地说:“您这个人就是长者啊!”等到景帝即位,田叔仍然以贤能闻名深得景帝的信任,这次派他去梁国调查正是基于对他的信任。

  田叔等人查完梁王的案子返回长安途中,到达一个叫霸昌的地点休息,田叔让人把在梁国办案所取得的证据材料全部拿出来当众烧毁。随行的官员目瞪口呆,不知道田叔想要干什么?田叔笑了笑说:“皇上那里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们无须担心。”

  到达长安后,田叔两手空空地觐见刘启,刘启问:“梁王有罪吗?”

  田叔回答:“犯死罪的事实非常清楚。”

  刘启说:“把他的罪证拿来让朕看看。”

  田叔说:“陛下最好不要再过问梁王的罪证了。”

  刘启又问:“为什么?”

  田叔说:“陛下如果掌握了梁王的罪证,不杀梁王就等于废弃了汉朝的法律,如果杀了梁王,太后会终日吃不香,睡不着,给陛下增添忧愁。”

  刘启想了想,田叔这话也有道理,就让他亲自去向太后说明。田叔见到太后,对她说:“我调查清楚了,刺杀大臣的事梁王不知情。是他手下的羊胜、公孙诡干的,这些人已按国法处死了,梁王没有受到伤害。”

  太后一听这话,立即就来了精神。

  田叔、邹阳等人为了大汉王朝的安宁的确煞费苦心,保护梁王,实际上就是捍卫了天下的安宁。假若朝廷紧逼,拥有一定实力的刘武还不知要搞出什么样的动静来,只可惜袁盎和那十几位大臣却成了牺牲品。

  梁王刘武经过了这么一场风波,自己先前张扬的做派明显收敛了。他心里十分清楚,朝廷在查清了事情真相后没有追究他的罪责,是给了他最大的宽容。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刘武专程赶到长安请求觐见皇上。

  刘武这次到长安,再也不敢像以往一样车骑千乘,浩浩荡荡,而是只带几辆车,简装出行。到了长安后,他没有直接去觐见皇上,而是躲在姐姐长公主刘嫖的府内,派使臣送去请求皇帝召见的文书。

  窦太后为这个小儿子可谓是操尽了心,她得知刘武进宫后也赶来相见。刘武进了宫门,伏在刑具之上,表示认罪,请求处置。刘启见状,忙上前扶刘武起来,一起到窦太后面前,母子三人相对而泣。一场风波过后,母子平安,这可能是最令人宽慰的事情了。窦太后望着眼前的两个儿子,也不知说什么好。

  梁王刘武从此再也不提继位之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