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分类
联系我们
文学作品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天地 > 文学作品

长篇连载历史军事题材小说《西汉开国》之十二
来源:陕西法帮网 作者:刘杰、汤迪军

  编者的话

  律师朋友刘杰与汤迪军一起,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西汉开国》,已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发行。可喜可贺可赞!

  该书重点记叙了大秦帝国灭亡后,群雄并起、西汉王朝建立之初的一段既腥风血雨、又充满智慧的辉煌历史。作者从这一时期到汉武帝刘彻即位70余年间众多的历史素材中,挑选精彩的篇章编著在一起,且特别记载了该时期流传的成语、名句、谚语和历史遗迹,值得一看。

  本网征得刘杰和汤迪军先生同意,自即日起连载《西汉开国》,希望对众网友有所裨益。

  该书16开,26印张,40万字,定价58元。欲购买者可与刘杰本人和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联系,电话18966727148或029-85307864。

  十 沛公借兵,路遇谋士张子房

  刘邦自在沛县起义,被人拥立为“沛公”后,本想过几天安稳的日子,但当时天下局势不定,烽火四起,周边的郡县有些已被其他反秦势力占领,有些还在秦军控制之中。所以刘邦便采取坚守沛县,按兵不动的策略,一边加强城池防护,一边加紧扩充军力,有机会再扩大一下自己的地盘。

  秦二世二年(前208),秦朝泗川(今山东省中部)的郡监率领军队围攻丰邑,刘邦指挥部队抵抗反击。经过两天的激烈战斗,终于击败了秦军。刘邦决定乘胜追击,彻底消灭秦军,所以他命令部将雍齿带部分人马守卫丰邑,自己则亲自带兵一路追至泗川,秦军战败逃往薛地(今山东省滕州市),刘邦就追至薛地,秦军又逃到戚县(今河南省濮阳),刘邦就又追赶到戚县。这时刘邦的另一路人马,由左司马曹无伤率领的部队也追到了戚县。两军合围,攻破戚县,杀死郡监,刘邦军大胜,班师回丰邑。

  谁知刘邦带兵去追击秦军的时候,张楚王陈胜派出的魏国人周巿带兵来攻丰邑。周巿知道雍齿与刘邦一向不和,就派人告诉雍齿:“丰邑过去是魏国的国都,现在张楚王陈胜已攻占了几十座魏国的城邑,今天派我来,就是要收复丰邑。如果你归顺了,你可以继续驻守丰邑,而且可以封你为侯。如果不归顺,我马上派兵攻城,杀光全城的人。”

  雍齿本来就不服刘邦,所以周巿派人把话一说完,他就乖乖地让人打开城门,迎接周巿进城。

  刘邦带兵回到丰邑时,雍齿不但不开城门迎接,反而派重兵坚守丰邑。刘邦看到眼前的现状,恼羞成怒,派兵攻打丰邑。但是几番进攻都不奏效,雍齿率兵顽强抵抗。刘邦此刻气不打一处来,他搞不清楚雍齿为什么要背叛他,城里的百姓为什么也不反抗?其实老百姓也没有办法,虽然他们拥戴刘邦,但被雍齿的官兵胁迫,他们也不敢反抗。

  久攻不下,刘邦只好带兵退到沛县。

  不久陈胜被人杀害的消息很快传开。广陵人秦嘉乘机在留县(今江苏省沛县东南)拥立楚王后裔景驹为假王(代理王),自己则把军权牢牢地掌握在手中。

  刘邦听得消息后,就去投奔景驹,想向景驹借兵攻打丰邑,报仇雪恨。行军途经下邳(今江苏省睢宁县西北)时,刘邦遇到了张良。

  张良的出现,仿佛是上天对刘邦的一种特别关照。此前尽管两人从未见过面,但都听说过对方的名字,所以虽是初次见面,却十分投缘。

  张良是韩国贵族后裔,他的祖父、父亲曾先后做过韩国五代丞相,他的家庭在韩国堪称显赫之家,更是贵族世家,张良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秦王政十七年(前230),秦军大举攻韩,几番激战下来,韩国军队大败。秦军占领了韩国,俘虏了韩王,把韩国的版图纳入秦国,在韩国国都设置颍川郡。在当时六国中,韩国第一个被秦国消灭、吞并。秦王政为了达到永远占领的目的,在消灭一个国家后,总要把该国的贵族一律迁到咸阳,置于他的监管之下,以防这些贵族在该国内组织力量抗秦。二十多岁的张良自然不甘心当一名亡国奴,随家迁到咸阳去。他恨透了秦王的暴行,决意要想办法刺杀秦王,为国雪耻,为家复仇。为此他散尽了家中的财物,遣散了家里的僮仆,只身一人逃离韩国,四处求访刺客,计划一场行刺行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张良想起当年在造访海边一位道行高深的隐者沧海君时,结识过一位随身携带一百二十斤大铁锤的大力士。这位大力士为人正直义气,曾承诺过,只要张良什么时候需要他,他就什么时候来帮助张良。不出所料,当张良再次见到这位大力士,说明要行刺秦王的计划后,他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从此以后,张良开始紧锣密鼓地部署行刺的计划。秦始皇二十九年(前218),张良得知秦始皇东巡要经过博浪沙(今河南省原阳县东南)时,兴奋极了。他和大力士早早地在博浪沙一带看地形、设埋伏。

  终于有一天,秦始皇庞大的仪仗队和卫队浩浩荡荡地开进博浪沙。但是当气派的车辆驶过来时,张良还是傻眼了,几辆装饰豪华、规格气派差不多的车辆在行进的车队中一辆接一辆地驶过来,他无法判定哪一辆是秦始皇的座驾。通过仔细观察,他还是发现了其中有一辆规格和气派要高于其他车辆,而且这辆车的卫兵也比其他车辆多。毫无疑问,秦始皇一定是坐在这辆车里,他把自己的判断告诉给了大力士。

  皇帝驾到,城里的官员都来迎接,老百姓也来看热闹。张良和大力士混在人群中,待那辆车驶来,大力士一跃而起,将大铁锤砸向那辆车,顷刻传出来一声惨叫,人群一下子乱了。张良见事已成,转身混入人群中逃离现场。可是那位大力士却没有来得及逃离,被秦始皇的护卫抓住,当即被乱刀砍死在众人面前。

  逃离现场的张良,找地方喘了口气。他心里想,这回秦始皇死定了,他的复仇愿望实现了,光复韩国的目标也应该指日可待了。

  但是很快坏消息就传来,秦始皇没有死,大力士击中的是另一辆车,而大力士却被当场砍死。听到这消息,张良的心一下子冰凉了。紧接着大规模的搜捕行动就开始了,张良只好隐姓埋名逃到了当时人员比较杂乱的商业重镇——下邳城。

  在下邳的张良,开始了新一轮的亡命生涯。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复仇计划,逐渐地认识到光靠自己的力量是无法达到推翻秦国、光复韩国的目的。秦国不但没有削弱,而且越来越强大,也还在不断地吞并着其他的国家,统治的地盘越来越大。要对付强大的秦国,必须要有一股与之能抗衡的力量才行。

  有一天,张良在下邳城里散步,走到一座石桥上,看到一位粗布短衣、举止怪异的老者。那老者走上桥后,就在桥上面的石块上坐了下来,见张良走近,顺手把鞋脱下来扔到桥下,让张良替他捡上来。张良本不想捡,但见老者年纪大了,也就没说二话到桥下把鞋给拾了上来。没想到,老者不但不感谢还伸出脚让张良给他把鞋穿上。张良心中无名之火猛地一下蹿上来了,心想我与你素不相识,替你捡了鞋就不错了,还让我替你穿上,你这纯粹是在糟蹋人呢。这话不假,从小在贵族深宅大院里长大的张良,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可又一想,自己是逃亡之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既然捡都捡了,替他穿上也没什么。这样一想,张良的心里就平和了许多,他走到老者跟前,仔细地替他把鞋穿上。这时老者才赞许地点点头,对张良笑了笑说:“小伙子,我看你这人还可以教导。这样吧,五天以后的早上在这里见我,我有话要对你说。”说完扬长而去。

  张良望着老者远去的身影,隐隐地感觉到了他身上的一种魅力。

  第五天拂晓,张良赶到桥上,远远地就看到老者已站在那里。等他走到面前,老者很生气地说:“我早早就到了,你现在才来,太没礼貌了。”说完转身走了,丢下一句话:“五天后再来。”

  又过了五天,张良比上次还早地赶到桥上,老者又提前到了。这次老者一脸怒气,见张良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张良连解释都来不及,临走老者又说:“五天后早点来。”

  郁郁不乐的张良不清楚老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暗自发誓,下次一定早早地来。

  第五天到了,张良半夜就到了桥上。桥上空荡荡的,没有人影,过了一会儿,才见老者走了过来。

  这次老者见张良早早地来了,高兴地说:“年轻人就应该这样。”说着他拿出一本书递给张良,又说:“这几天,我在考验你的意志和毅力,今天见到你,我就放心了。你把这本书带回去仔细研读,等你读懂了这本书,你将来就可以做大事了,甚至可以给皇帝当老师。我相信十年后你会发迹,十三年后你到济北来见我,谷城山下那块黄石就是我。”老者说完,就转身飘然而去,这位老者就是黄石公。

  黄石公交给张良的书叫《太公兵法》,从此以后,张良就一头扎进书里,废寝忘食地研读它,直到烂熟于心。他的亡秦复韩的理想也在读书中一天天更加坚定了。

  当时天下形势不定,张良在下邳也组建了一支百余人的队伍从事反秦活动。可是由于力量薄弱,形不成气候,所以他一直盘算着投靠一支实力比较雄厚的队伍,一起参加反秦活动。不久张良就得到秦嘉在留县拥立景驹为楚王的消息,于是就决意拉上队伍去投靠他。

  也正是这个时候,刘邦带着队伍来到了下邳。一个准备投奔景驹,一个准备找景驹借兵,两个人方向一致。见面后刘邦与张良就攀谈起来,对当前的局势,两人毫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谈得非常投机。其间张良试探着用《太公兵法》中的策略分析天下形势,不想刘邦竟能随声附和,一听就懂。张良对此赞叹不已,如此深奥的理论,刘邦竟能很快理解,可见刘邦不是一位寻常之人。最后张良禁不住称赞:“沛公的确是位英才啊!”刘邦见张良谈吐不凡,早已钦佩万分,相见恨晚。两人最后商定,把队伍合在一起去投奔景驹,队伍还归刘邦统一指挥,张良为厩将(统领骑兵的将领)。